財經道
當前位置:主頁 > 保險 >

保險協議的標準條款

核心內容:在實踐中,很多格式都轉化為協議提供方規避風險、減少自身責任的形式。在保險協議,特別是以人的生命和身體為保險標的的人身保險協議中,對免責條款的規定應謹慎,從保護困難群眾的角度體現公平。

免責條款中非常重要的部分不只是在協議中用文字表述,而是保險人必須履行提示的義務。這里提示的義務應該是積極和真誠的。了解該條款的真實含義和法律后果的療效,否則書面澄清將無效。關于保險合同的條款,當保險人與被保險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發生爭議時,按照公平原則,并基于我國立法的初衷,由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處理。應以有利于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的方式行事。人為解釋。

[案例]

調查發現:2003年5月22日,周迅與AA公司簽訂了一份保險單,購買了兩份“長泰保險(B)”,保險金額為2萬元,“個人住院費用醫療” ” 一份《保險》保險合同格式條款,一級保險,受益人是她的女周xx。

《長泰安康保險(B)》條款:

1、協議生效或生效滿1年后,保險人按保險金額支付身故或全殘保險金,本協議終止。

2、 本協議簽訂時,保險人可以書面詢問被保險人和被保險人,被保險人和被保險人應當如實告知;被保險人及被保險人故意不履行如實告知義務的,保險人有權解除本協議,對本協議終止前發生的被保險人發生的交通事故不承擔給付保險金的責任,且不得繳納保險費。

3、責任減免協議: ①被保險人或受益人故意傷害被保險人; ②被保險人違反規定,故意犯罪; ③服用藥物; ④自殺; ⑤違反規定駕駛機動車;⑥艾滋病病毒感染期間患有艾滋病或肝臟疾??; ⑦因自然災害、車禍等意外傷害或失去聯系而宣告死亡的; ⑧戰爭; ⑨核輻射等對因以上九種原因造成的被保險人死亡和全部死亡的傷害,發生殘疾時,保險人不承擔給付保險費和提前給付重大疾病的責任。

4、 保險單非常同意的一欄規定肝炎疾病除外。本條款還規定了其他保險責任和保險金的申請。

在簽署投保申請表時,周旭春在被保險人肺癌、乙肝表面抗原攜帶、肝功能異常等疾病的健康告知欄選擇“否”,并簽署了“聲明”。

《個人住院費用醫療保險》條款:

1、保險期間,如被保險人在本協議生效后90天內遭受意外傷害或患肝病,并在保險人指定或認可的醫療機構住院治療,保險人每次對被保險人進行治療 住院期間發生的合理必要的醫療費、床位費、護理費、手術費及其他符合保單簽發地政府基本醫療保險管理規定范圍內的費用,承擔85保險金額的%,并按承保時間承擔賠付責任。所選級別對單次入場的各種費用設置了限制。

2、 投保人在保單簽發前發生的十五次工傷或癌癥,且被保險人未在保單中如實告知被保險人的,保險人不承擔給付保險金的責任。

3、本保險的保險期限為一年。

此外,該條款還規定了保險金額和保費、續保和續保、如實告知。同年5月23日,周旭純收取保費,AAXX公司收到周旭純的保單。 《長泰安康保險(B)》合同自2003年5月24日0時起生效至生命終了或協議約定的保險事故終止為止; 《個人住院費用醫療保險》合同自2003年起生效時間為2004年5月24日0:00至23:00或協議約定的終止保險事件發生為止。

合同賠償條款_保險合同格式條款_保險合同屬于什么合同

2004年5月8日至20日,周旭純因原發性腫瘤(硬化型)在XX中心人民醫院住院治療。他花了5108.47元的醫藥費;后來周x冬轉診到XX科技大學XX醫學院附屬XX診所,就醫花費6997.89元;同年6月8日,周迅因胃癌入住枝江市人民醫院,共花費331@k9就醫。 @66元; 6月24日,周迅去世。

2004年5月20日,周迅為“長泰安康保險(B)”續保了保費。同年5月31日,周旭純向AAXX公司申請支付住院醫療費用。 2004年7月6日,AAXX公司以周迅未如實告知其肝炎7年病程、吸蟲病病程、家庭肝炎病程等為由,不接受保險賠付??蛻繇氈?。責任,要求解除保險合同,按規定支付保單現金價值。原告周某不服,于2004年12月起訴本院。

同時查明,周迅于2004年5月8日在XX中心人民醫院入院時,報告有7年肝炎病史和一個吸蟲病病程。

[裁判要點]:

湖北省XX區西陵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保險人周旭純與保險人AAXX簽訂的以本人為被保險人的人身保險協議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合法并且有效。雙方應按照協議履行各自的義務。在周迅與AAXX簽訂的“長泰安康保險(B)”合同中,責任免除條款列出了被保險人死亡或完全殘疾的九種原因,保險人不承擔保險費和重大事故的提前賠付責任。疾病。責任,在簽訂協議前未約定承保人患肝炎的,承保時未如實告知的,保險人不承擔給付保險金的責任。保險單中非常同意的一欄沒有具體說明肝炎的除外責任,也沒有明確說明它針對的是什么類型的保險。協議不清楚。

AAXX公司作為格式條款的提供者,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的規定,應當對條款進行有利于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的解釋。因此,AAXX公司不能使“長泰安康”的“保險(B)”合同主張減免責任。原告周某某主張AAXX公司應支付2萬元的身故保險費,得到法律和本院的支持; AAXX公司提供了兩次半乙肝檢測結果,雖然沒有補充證據證明檢測結果是被保險人周×春的檢測結果的唯一性,但結合周旭春住院時的自我報告XX中心人民醫院,足以證實周迅已經知道自己患有肝炎。因此,周迅在保險形式上是健康的。通報時未履行如實通報義務。根據周迅與AAXX簽訂的《個人住院費用醫療保險》中責任減免條款的約定,周迅在簽訂保險協議前患有肝炎和癌癥,在承保期間未履行如實告知的義務,并且沒有由保險公司支付。因此,周某要求AAXX公司支付周旭純白血病住院醫療保險金的上訴,依法成立,法律不成立,法院不予支持。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十七條第二款、第三十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一條、第六十條,判決如下:一、被告中國yy保險有限公司XX中心分公司支付上訴周第xx周保險金2萬元,自本裁定生效之日起10日內履行完畢。逾期履行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232條的規定處理。 二、駁回了周xx上訴的其他上訴。本案訴訟費1440元,由被告中國保險股份有限公司XX中心分公司承擔。

一審公開審理后,被告中國保險股份有限公司XX中心分公司不服,向湖北省XX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再審:

一、原審認定承銷申請中的特別協議為不明確的協議錯誤。被保險人(即被保險人)同時投保兩份“長泰安康保險(B)”和一份“個人住院費用醫療保險”(三險組合銷售)。申請人使用并填寫同一份承保申請,并在承保申請中注明了三類保險。因此,雙方在承保申請表中訂立的“乙肝免除”協議當然應延伸至同時簽署的三份保險協議。原審雖然已經查明了上述事實,但仍認定“除了在保險申請表非常約定的一欄中肝炎外,并沒有明確說明其針對的保險類型,約定不明確” ”,這顯然與已經查明的情況相悖。事實。

二、認定申請承銷時所訂立的協議并非協議免責條款的錯誤。在簽訂保險協議時,投保人(即被保險人)填寫的承保申請書屬于協議簽訂時的要約,保險人出具的保單是一種承諾。被保險人在填寫保險單時,上訴人已經如實向被保險人說明了保險條款,特別是免責條款。雙方在承保申請表中就“乙肝免除”達成了非常規協議,本質上是保險協議的一項責任?;砻鈽藴蕳l款補充的效力實際上延伸至協議本身。因此,原判決中“長泰安康(B)”保險合同中的責任免除條款并未提及被保險人在簽訂合同前已患肝炎、癌癥的,未如實告知保險人。承保,保險人不承擔給付保險金的責任。約定不能減輕或免除責任”也與已經查明的事實相悖。

三、原審適用的法律是錯誤的。原審已認定被保險人(即被保險人)在承保前患有肝炎,投保時故意不如實告知的事實,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十七條規定予以駁回然而,原審無視保險協議中的最大誠信原則,責令上訴人承擔給付保險金的責任,明顯存在法律適用錯誤。綜上所述,原審一審判決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終審請求依法撤銷原裁定,駁回被上訴人的所有上訴。

經審理,湖北省XX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

(1)申請表是指保險人事先準備好的供投保人提交保險申請時使用的格式文件,一般包含簽署保險協議的必要條款,如被保險人、被保險人、保險標的、保險價值、保險金額、保險費率、保險期限等,并列出被保險人在承保時應如實告知保險人的一系列注意事項。保險合同,但被保險人向保險人提出保險要約的書面形式。但如實填寫的投保申請表,經保險人加蓋公章投保后,構成保險協議的組成部分。以保險合同的形式寫成,是保險合同成立的重要依據。特殊約定,其效力以被保險人與保險人簽訂的保險協議為準。

(2)保險人應當告知不告知或者虛假告知,即保險人違反如實告知義務的,保險人可以通過違反如實告知義務的方式解除合同。但是,保險人違反保險人如實告知義務的,保險合同的解除應當在被保險人發生交通事故前進行。保險人知道或者不知道被保險人違反如實告知義務而未解除保險合同的保險合同在法定期限或者合理期限內,不得主張解除保險合同;保險事故已經發生,雖然被保險人違反如實告知義務的,但保險合同繼續有效的除外。 ,保險人不得主張解除保險合同。

合同賠償條款_保險合同屬于什么合同_保險合同格式條款

(3)投保人和保險人可以約定特殊條款。保險特殊條款是被保險人與保險人在基本條款之外約定并約定權利義務的條款。

本案中,保險人在投保申請表上非常同意的欄目中復印了“乙肝免責”。其實質是除法定條款外,保險人以事先訂立的格式協議的形式,約定減輕和免除自身責任的條款。 ,具體約定內容的性質為減免責任條款。根據法律規定,保險人有義務向被保險人明確說明免責條款。保險人應當向被保險人書面或者口頭說明免責條款的概念、內容和法律后果。明確的解釋將使投保人能夠明確條款的真實含義和法律后果,以便投保人做出選擇。 《長泰安康保險(B)》第四條減免責任列舉了導致被保險人死亡或全殘的九種誘因,保險人不承擔給付保險金和重大疾病提前給付的責任。沒有“乙肝癌癥”。 “除外責任”或被保險人在承保時未如實告知被保險人患肝炎、癌癥的,保險人不承擔給付保險金的責任。作為格式條款的提供方,保險人大平陽保險XX有限公司以格式協議的形式在保險單的特別協議欄中約定了“乙肝腫瘤免除乙肝腫瘤”條款自己提前建立。 《健康保險(乙)》第四條九項減免責任且不存在“乙肝疾病除外責任”或“乙肝腫瘤責任減免”的,被保險人、被保險人或受益人與保險人“根據《保險合同》第三十一條規定,在保險申請表非常約定的欄目中規定的乙肝癌癥免責條款,其效力是否與《長泰安康保險(B)》合同發生糾紛時的效力相同。 《中華人民共和國法》:“保險合同的條款,保險人與被保險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發生爭議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應當作出有利于被保險人的解釋和受益人,所以保險單很明確 九案中“乙肝為責任免除”條款與“長泰安康保險(B)”第4條有爭議責任減免。 “乙肝為免責條款”或“乙肝腫瘤責任減免”條款不存在爭議。依法應當作出有利于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的說明。因此,“長泰安康保險(B)”的合同保險交付給被保險人。除存在欺詐等違法情形外,保險人的責任免除或免責以保險單所附的保險單為準。以盛世永春商洛保險(B)條款為準。綜上所述,保險人太平洋保險XX公司不能以此為依據主張《長泰安康保險(B)》合同項下的責任減免,應承擔給付保險金的責任。經綜合權衡本案證據證明的事實,法院對原告上訴人的理由不予采納。經合議庭審議,原裁定事實清楚,證據正確,實質性處理無不當,應予維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一))的規定,判決如下:

原告被駁回,維持原判。

二審訴訟費1440元,由上訴人中國保險股份有限公司XX中心分公司承擔。

[評論]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保險合同糾紛。針對本案,筆者僅就保險市場進一步規范的幾個問題進行簡要評論。

一、保險協議的有效性

《合同法》第二章規定了協議的簽訂,協議的成立要件概括如下:1、有兩個以上的當事人。 2、 有協議的基本條款。 3、 雙方就協議條款達成的協議。此外,《合同法》第三十七條規定:協議以合同方式簽訂。在簽字或簽字前,一方當事人已經履行了主要義務,如果另一方接受,則協議成立。投保申請表是保險公司事先規劃好的書面報價單,格式統一。由申請人填寫,發給保險人以書面形式簽訂保險協議。投保申請表作為被保險人投保意向的書面要約,必須完整、準確、真實,以顯示真實的承保意愿,維護被保險人的利益,避免發生損害賠償糾紛。在人身保險中,被保險人必須完整、準確、如實填寫投保申請表中要求被保險人真實填寫的項目。保險單經保險人蓋章并承諾后,保險合同就成為保險單的重要組成部分。本案中,周旭純知道自己患有肝炎,在簽署投保申請表時沒有如實告知和說明自己的健康狀況,即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此時,由于周旭純的過失行為,保險協議存在合同缺陷,為有效的可撤銷協議,合同對方可給予撤銷權。根據合同法,保險人以被保險人違反如實告知義務為由解除保險合同的,應當在被保險汽車事故發生前辦理。保險人知道或者不知道被保險人違反如實告知義務,未在法定期限或者合理期限內解除保險合同的,不得主張解除保險合同;保險事故已經發生,雖然被保險人違反如實告知義務,但保險合同繼續有效的,保險人不得主張解除保險合同。本案中,周旭純于2004年5月8日因原發腫瘤住院治療,5月31日向AAXX申請支付住院醫療費用。此時AAXX應該知道被保險人違反了如實告知義務。通知,AAXX公司在2003年6月8日周旭純去世前并未主張解除合同,故協議仍然有效,AAXX公司仍需按照協議承擔義務。

二、關于周旭純的違約責任

合同成立后,對協議雙方具有約束力,雙方必須受協議內容的約束,承擔協議規定的權利和義務。由于周迅隱瞞了自己的肝炎病程,因此有些疏忽。根據周旭純與AAXX簽訂的《個人住院費用醫療保險》中的責任減免條款約定,他也失去了相應的法律規定。保證,AAXX公司在入院期間自然沒有義務支付醫保金。

三、關于保險協議中的特別約定

本案中,AAXX為周迅提供的保險申請表中,特別約定欄規定了肝炎除外責任。周迅在投保申請表上簽字時,被保險人的健康告知欄寫明是否肺癌、乙肝表面抗原攜帶、肝功能異常等疾病一欄選擇“否”,并在“聲明”上簽字。此時,保險人應履行向被保險人明確說明的義務。

關于如何認定保險人是否已經履行了“明確說明”義務,最高人民法院法制研究室于2000年1月21日作出(2000)5 對《保險合同》第十八條的答復)法律 條例規定的“明確聲明”對如何理解該問題提供了司法解釋。司法解釋強調:“明確聲明”是指保險人在與被保險人訂立保險協議之前或者訂立保險協議時對保險協議的解釋。約定的免責條款,除在保單上提醒被保險人外,還應以書面或口頭方式向被保險人或其代理人說明免責條款的概念、內容及法律后果,使被保險人了解真實情況。該條款的含義和法律后果。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筆者認為除了使免責條款首先存在于有效的保險合同中,還必須滿足兩個條件:第一、提醒被保險人注意保單; 二、應以書面或口頭方式向被保險人或其代理人說明相關免責條款的概念、內容及法律后果,使被保險人了解該條款的真實含義及法律后果。因此,保單中“重要通知”和“特別約定”欄中的內容只能視為保險人已提醒被保險人注意保單,符合第一條明確說明因此,保險人不足以證明其履行了明確說明的義務。目前,我國保險市場仍處于進一步規范和建立階段,每年因免責條款引發的保險合同糾紛越來越多。在訴訟中,保險公司往往因為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其履行了明確規定免責條款的義務而敗訴。使用書面和口頭通知對免責條款進行明確說明,可以減少許多不必要的糾紛的發生。法律作出這一限制,有利于保險業的健康有序發展,也符合司法實踐。

四、保險協議中對被保險人和受益人有利的說明

由于其特點,保險協議在大多數國家被歸類為格式協議。保險協議中確實有大量的標準條款。根據法律規定,格式條款的提供者有義務提請對方注意其將與格式條款訂立具體協議。在人身保險,特別是以人的生命和健康為保險標的的保險協議中,被保險人或受益人與保險人相比,在專業知識上存在劣勢,合同雙方的地位明顯錯誤。事實上,僅僅了解保險協議中許多條款因細微差異或誤解可能造成的后果是不夠的。因此,根據公平原則,要求根據外行人對協議的理解來解釋協議更為合理。更有利于保護相對困難的群體,符合我國立法的初衷。本案中,保險人大平陽保險XX作為標準條款的提供方,在保險單的專項協議欄中以標準條款的形式約定了“乙肝責任免除”條款。自行墊付,但《長泰安康保險(B)》第4條免責免責的九種情形保險合同格式條款,無“乙肝除外責任”或“乙肝責任減免”內容,被保險人、被保險人或被保險人受益人在保單的非常協議欄中與保險人約定“乙肝為免責條款”,對其效果是否與“長泰安康保險( B)”合同。本案中,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三十一條規定:“保險人與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就保險合同條款發生爭議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可以應作出有利于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的解釋”。在本案中,根據保單所附的太平盛世永春商洛保險(B)條款的規定,顯然有利于本案的受益人,因此一、二審判長的裁決是比較合法合理的。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