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道
當前位置:主頁 > 保險 >

關于保險合同格式條款效力及其解釋的案例研究

保險合同格式條款效力及解釋案例分析【案例】2000年10月8日,秦購買一輛奔馳卡車,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發布臨時車牌給他。車牌備注欄中注明:此車牌只允許在北京境內行駛。同年10月10日,秦與華泰保險公司簽訂保險協議,收取保險費。保單正面,車牌號待定,保險類別為車損險和第三者責任險,駕駛區域為外地駕駛。保險期間為2000年10月11日0時至2001年10月10日,當日24時結束。 2001年1月23日,被保險車輛在山西省太原市某高速公路上發生交通事故,導致車輛受損。被保險人支付汽車修理費、拖車費、吊車費和其他費用。隨后,秦向保險公司申請了損失評估。但保險公司以被保險車輛發生車禍時,被保險人只有臨時駕照而沒有即將駕照的情況下,給他發出了拒簽通知,車牌上寫明只能廣州市內使用。保險條款第五條第十一條為拒絕賠償。需要說明的是,保單正面有“明示”欄,其中第3條為“詳細閱讀所附保險條款,特別是與責任救濟和被保險人義務有關的部分,被保險人”。此處所稱保險條款為保監發〔2000〕16號文——《機動車保險條款》附于保單背面。

第5條規定:“在下列情況下,保險人不以任何理由對被保險汽車的損失或第三者的經濟賠償責任承擔責任?!北緱l第11項規定:“除本保險合同另有約定外,被保險車輛在發生保險事故時未持有公安交通管理部門核發的駕駛證、車牌,或未經過檢驗不符合要求或未通過檢查?!?【不同意見】法院在審理過程中產生了兩種不同意見:第一種意見是秦和保險公司在保險協議中對保險人的免責范圍作出了明確規定,包括被保險車輛必須具有交通管理部門核發的駕駛證和車牌,如果檢驗合格,否則保險人不負責賠償車輛損失或第三者的經濟賠償。保險人將本條款以書面形式通知保險人,雙方應確認為協議內容,然后按照約定執行。發生交通事故時,雖然原告持有臨時車輛牌照,但車牌上記載了明確的行駛范圍,超過該范圍的,被保險車輛視為無合法車牌。根據雙方約定,在沒有車牌的情況下,保險人對汽車的損失不承擔賠償責任,駁回秦的上訴。第二種意見認為,根據我國《保險法》第十七條規定,“保險合同約定保險人責任減免條款的,保險人應當在簽訂保險合同時向被保險人明確說明。如果條款沒有明確說明,則無效。

” 此處的“明確聲明”是指保險人無需向保險人詢問或索取,保險人應主動提供全面、客觀、真實的詳細描述。在這種情況下,保險公司僅保單正面寫明 提醒投保人注意保單背面所附免責條款,遠未履行“明示”義務,故免責條款無效。同時,《保險法》第三十條規定:“保險合同的條款,保險人與被保險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發生爭議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應當作出有利于的說明。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爆F在雙方對被保險車輛是否有行駛證和車牌存在分歧:保險公司認為秦是超車行駛ge被交管部門限制為無合法車牌的投保車,秦覺得行駛超出了行駛范圍。在范圍內駕駛不應類比為沒有駕駛執照。另外,雙方對于保險條款第5條第11項所謂“其他書面協議”為何指的是:秦覺得保單正面的車牌號碼是要收的,雙方無法達成一致。 ,駕駛區域為國外駕駛,保險期限為2000年10月11日0:00至2001年10月10日24:00。這三項足以證明保險協議“另有書面約定”;保險公司辯稱,上述記錄不構成對第五條第十一條免責條款的排除適用,表明保險人未對保險協議條款內容作出明確說明,應承擔爭議責任含糊不清的條款造成的。法院應直接適用保險法第三十條規定的可疑利益解釋原則,作出有利于被保險人而不利于保險人的解釋,裁定保險公司向秦支付保險賠償金。

【評析】正確處理本案保險合同格式條款,關鍵在于解決兩個問題:第一保險合同格式條款,保險單反面的標準保險條款第五條第十一條是否早已具有法律效力?第二,這個條款應該如何解釋更合適?接下來我想談談我對這兩個問題的一些看法:一、本案保險協議中的免責條款不具有法律效力。由于保險活動的技術性和專業性,普通人很難理解和熟悉。再加上保險公司出于節省交易成本的考慮,實際上保險協議一般采用格式協議的形式。換言之,保險協議是在標準保險條款的基礎上簽訂的協議。這在保險協議的簽署過程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投保人與保險人在簽訂保險合同時,廣泛使用了保險單的形式。通常,保險人提交承保申請,在保險人事先打印好的保單上填寫一些極其有限的項目(如承保標的、保險種類、保險期限、保險金額等),以及其他關于被保險人和保險人的權利和義務的基本條款,在保險單背面的格式條款中有詳細規定。被保險人只能接受或不接受兩個條款。之間進行選擇。然后,保險人在被保險人填寫的保險單上簽署或者簽發保險單。當然,雙方也可以通過書面形式的補充協議來減少或減少保險條款,進一步明確雙方的權利和義務。然而,保險公司往往缺乏與保險公司討價還價的能力,與保險公司談判的空間很小。

由此可見,保險協議的當事人表達意愿的能力并不相同。保險人在經濟上處于絕對優勢,極有可能對被保險人施加一些不利的條款,包括減少或限制其應承擔的責任的條款,導致保險協議利益的失衡。為了重新平衡保險協議雙方的利益,保護處于不利地位的投保人群體,法律有必要對保險協議的條款進行控制。因此,法律規定,在保險協議簽訂階段,保險人有義務向投保人明確說明免責條款,否則該條款不具有法律效力(《保險法》第17條)。需要強調的是,保險法第十七條所稱的“責任減輕條款”應作廣義解釋,既包括完全減輕和免除責任條款,也包括責任限制條款。此處所說的“無效”,并不意味著未明確說明的免責條款已經成為保險協議的一部分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无码